银行卡借朋友收赌场钱-新零售“棋局”,永辉超市能不能持股京东?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7:16:50

银行卡借朋友收赌场钱-新零售“棋局”,永辉超市能不能持股京东?

银行卡借朋友收赌场钱,投资消费零售,必看↑“商业观察家”

文/商业观察家

获取更多原创文章可微信搜索公众号商业观察家

京东与永辉超市的战略合作能不能在大卖场领域线上线下重构运营,并开花结果?

京东“单方面”持股永辉10%,又是否能完全实现双方利益“捆绑”?

☝2015年8月,京东43亿元战略投资入股永辉超市,通过这一交易京东集团持有永辉超市10%的股份。

市场看好永辉超市。因为永辉的年轻化、合伙人制度、业绩大号两双增长,更关键的是,其在生鲜供应链领域不断积累的核心竞争力。

“得生鲜者,得天下。”

《商业观察家》也看好永辉超市的成长性,其不断投资建立新加工厂、投资达曼、推进单品管理、提升生鲜源头直采比例、推进生鲜标准化等战略布局极富价值。

但永辉超市或许能更好释放潜能。这也是我们最大的疑问——京东在哪里?

在新业态尝试、线上线下深度融合等方面,《商业观察家》还并未看到京东的“身影”,或者说承担更重要作用。

京东的确在永辉超市开设了线下店,京东到家也与永辉超市建立了o2o合作。

但京东到家跟中国许多区域商超零售商也都有合作,而京东并没有投资这些零售商。

国美电器也曾全面“接收”物美超市的家电业务,进驻物美超市等多家传统零售商超和百货商场“卖家电”。大润发飞牛网与国美也达成了各自优势品类在相互平台经营的协议,他们也并没有进行相互间的股权合作。

☝京东在永辉超市卖场内开了100平米左右的京东线下店“京选空间”。

《商业观察家》“纠结”于京东与永辉超市的更深层合作进展,是因为在商超领域,线上线下的深度重构合作展现出了巨大想象空间和市场潜能。而永辉超市、京东的可能合作被认为是有潜力分享市场的。

最重要的领域就是对大卖场市场的“重构”,甚至是替代。

比如盒马鲜生的崛起。通过线上线下元素打通闭环运营,而不是简单与第三方o2o平台合作,盒马鲜生的模式在成本结构有望创造价值。比如通过更低的经营面积(几千平米),更少的店内员工,却能实现大卖场,甚至是超过大卖场的每日单量。

这可能意味着对大卖场的某种替代。因为通过线上渠道订单增量、更低的物业租赁成本(也相对更容易获得物业)、人力成本等,盒马鲜生可以开店至传统大卖场周边,与其竞争。

这在过去大卖场与大卖场之间的竞争是很难实现的。这也有赖于技术进步。

不管盒马鲜生新开连锁店运营如何,其首店的成功,正在激励更多资金进入市场,资金会推动技术进步、技术应用,以及相关成本的降低。

在消费端,随着布局密度的提升,也将可能带来“规模”效应,从而“改造”人们的日常生活。因为新的模式、新的线上线下融合、更便利的购物体验,能帮助消费者节省时间。

这是一个重构市场的机遇。所以,当盒马鲜生完成对上海市场的门店覆盖,进而转向北京市场时,永辉与京东的合作看起来就显得有些缓慢。永辉是中国最具竞争力的线下商超、生鲜零售商之一,京东则是中国最具竞争力的b2c电商之一。他们之间有足够多的互补资源进行合作。

永辉超市在2017年初推出了全新业态“超级物种”,其在“餐饮+超市”层面作出了许多有价值的尝试,市场反应非常好。进而,很多市场人士将其归为盒马鲜生的直接竞争者。

☝永辉超市在福州推出“餐饮+超市”的全新业态店“超级物种”。据超级物种联合创史人林创研介绍,3月底将开出的超级物种二代店是永辉超市的新零售1.0店,将融入更多线上元素。

对此,《商业观察家》有些不认同。

一是,超级物种的经营体量是无法实现对大卖场市场的重构的。500多平米经营体量只能说是分流。它无法容纳更多sku,也就无法开展更多商品的门店发货业务,更无法像大卖场那样一站式满足消费者的日常生活需求。

二是,从超级物种首店情况看,其线上部分还显薄弱。因此,“超市+餐饮”,如何通过体验,进而链接线上的“闭环”尚不清晰。

市场对于永辉超市更大的期待在于,当盒马鲜生这样的业态出现,永辉或许不用再像过去那样以“更重”的方式去拓展市场。

大卖场仍是永辉超市的主营业态,但通过线上线下融合,永辉超市其实不需要再新开太多大卖场门店。

永辉超市近期布局会员店、超级物种,显示了清晰的战略。比如建立多层级门店网络、抢占社区入口,进而实现市场覆盖密度,以及为未来搭建更低成本、基于门店发货的仓配物流体系等等。

但对于大卖场业态本身的线上线下重构升级,其实还没出现。

永辉与京东为何还没有开出真正能“对标”盒马鲜生的门店?提供覆盖消费者日常生活必须品的半小时配送服务,并通过富于竞争力的水产品体系、餐饮+零售与线上的闭环链接,进而打造高品质形象,迎接消费升级。

超级物种的“餐饮+超市”是个好主意,但还不够,因为很多零售商都在做这一块。他们大多也认为自己能做得更好。

由此,永辉与京东更深层业务融合还未显现,是新业态经营主导权无法确立,难形成合力?还是京东技术能力,或者说技术整合能力无法实现?抑或相关尝试正在孕育,尚需时间?

一些市场人士认为,从业务发展本身看,永辉需要京东的线上能力,京东发展商超、生鲜业务也需要线下支点以实现更好的配送效率和成本。但双方的股权合作是“单向”的,如果永辉超市能持有京东部分股权,就像苏宁“坚持”入股阿里巴巴一样,或许会更有利于双方业务层面的合作推进。

不过,这一块并不容易,比如,美股整体正处于高位,京东市值则已经超过400亿美金,处于过去一年的最高位。双方的合作也需兼顾其他零售企业,比如沃尔玛,其已成为京东第三大股东,且是永辉超市线下主要竞争对手之一等等。

但无论如何,零售市场变局时代下,永辉超市在强化生鲜业务的基础上,似乎仍需投资线上基因。

截止永辉超市2016年三季报,永辉持有现金超过110亿元,永辉超市会像其他一些零售商那样,“节源”多年,提前融资,在合适的时刻打开“钱包”,做点什么吗?

梁园信息门户网

>更多相关文章

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bitpimpin.com 琼库祥博信息门户网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